返回小说: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1473章 刻意的躲避(1)

到了晚饭时间,流年才见到凌清,午饭的时候,流年也只是和凌清匆匆的打了一个照面。

凌清说自己有事,午饭没有来的及吃,就出去了,当然凌清出去了,连城翊遥自然是要跟在身边的。

所以直到晚饭的时候,凌清和连城翊遥,才赶了回来,是的,是赶。

流年见到他们的时候,就看到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

而凌清和连城翊遥在看到流年和司律痕的时候,都是一怔,紧接着便快速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哎呀,我说,凌清你也真是的,跑那么快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短暂的惊讶之后,连城翊遥便急忙开口说道。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凌清愣了愣,随即便反应了过来,唇角勾了勾,但是怎么看都有点僵硬。

随即便听到凌清说道,“那你下次就不要这样紧赶着追我了,跑起来真的很累的。”

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流年有些不解,所以他们刚刚是经历了一番你追我赶的精彩戏码吗?

嗷嗷嗷……流年在心里不由得惊叹着,她到底错过了什么精彩的戏码啊。

随即流年便回头看向了身边的司律痕,却发现此刻的司律痕也在看连城翊遥。

只是此刻司律痕的眼睛里多了一些复杂,还有一些流年看不懂的情绪。

摇了摇头,许是自己多想了,随即流年便伸出自己的手,挽住了司律痕的胳膊。

“凌清,连城翊遥,你们既然回来了,就一起用晚餐吧。”

她原本想着,下楼后,就给凌清打电话呢,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呢。

既然遇到一起了,那么就一起去吃晚饭吧。

“那个,你们先去吃,我上去先冲个澡,刚刚跑的有点热。”

这是连城翊遥的声音。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流年起先是一愣,随即便觉得连城翊遥说这话完全不意外,毕竟,连城翊遥的洁癖在那摆着呢呀。

凌清在听到连城翊遥的这句话的时候,身子僵了僵,随即眼神变得闪烁,原本看着流年的视线,也不由得转开了。

而司律痕在听到连城翊遥的话后,将他再次打量了一遍,在看到连城翊遥此时弓着腰,好像是在刻意的隐瞒着什么的时候。

司律痕的眼底闪过一丝的了然,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刚刚连城翊遥说的可不仅仅是一出你追我赶的戏码了,而是一番激情的戏码了。

想到这一点,司律痕的手轻轻的握了握流年的手,将流年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流年,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先去吃吧。”

“对对,你们先吃,我先上去了。”

还不待流年说些什么,连城翊遥便匆忙开口了,说完之后,连城翊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凌清。

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紧接着,连城翊遥的长腿一迈,便朝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跑去了。

流年看了看连城翊遥,又看了看凌清,总觉得今天这俩人怪怪的,但是她却说不出来哪里怪。

“那凌清你呢?需不需要洗澡啊?”

按照凌清所说的,那么凌清是不是也要去冲一下澡啊?

本来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问话,而且流年也没有别的意思,却让凌清再次愣住了。

“不,不用了,我不热,相反的,我现在有点饿了呢,我跟你们一起去吃饭。”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凌清便匆忙转身,及时的避开了流年的眼神,随即急忙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凌清走的有点着急,这让流年开始不解了,怎么好端端的,凌清说起话来就结巴了呢?

而且此刻的凌清好像是在刻意的躲避着什么东西。

实在是想不通,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了吧。

随即流年看了一眼,身旁的司律痕,紧接着两人相视一笑,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到了餐厅的时候,就看到凌清早已坐到了地位上,看到她和司律痕的时候,嘴角含笑的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的功夫,司律痕和流年也坐了下来。

只是坐下来没有多久之后,流年就察觉到,对面的凌清时不时的朝着她的方向看来。

流年虽然没有抬头去看凌清的目光,但是流年也能大概猜到,此刻的凌清看过来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此刻的流年,只能硬着头皮,装在没有看到凌清的目光了。

连流年都察觉到了凌清偶尔投递过来的眼神,司律痕怎么可能会没有丝毫的察觉。

看了眼,此刻状似鸵鸟的流年,司律痕笑了笑,随即便抬头朝着凌清的方向看去。

原本再次忍不住看向流年的凌清,在突然接收到司律痕投递过来的目光的时候,愣了愣。

随即很快凌清便收敛了脸上的情绪,微笑着朝着司律痕看去。

如果刚刚凌清的眼神带有一定的探索的话,那么此刻凌清的眸子就是毫无波澜了。

凌清收回来了自己的视线,随即便更乖巧无比的坐在那里,好似在十分耐心的等待着佣人们上菜。

随即,司律痕也收回了视线,没有再去看凌清,只是谁都不曾注意到,在司律痕收回视线的霎那,嘴角的弧度多了些冷硬。

没一会儿的功夫,佣人们便将晚餐,一一端上了桌。

三人便开始低头用起餐来,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两人,因为,从晚餐端上来的那一刻起,司律痕便细心的为流年做着做那,只为了让流年能够吃的轻松,吃的舒服。

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司律痕,流年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偶尔会加点菜,喂到司律痕的嘴边。

如果说第一次见面看到这样的情景,凌清还会觉得讶异,但是看的次数多了,凌清也就有了免疫力。

任由着对方怎么秀恩爱,凌清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了,只是认真的用着餐。

就这样,餐厅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大家都看似在很认真的用着晚餐,而实际上,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在不停的思考着。

就在餐厅里的沉默气息,快要压垮凌清的时候,连城翊遥突然出现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看了看时间,都快一个小时了,连城翊遥这才赶了过来。

本站域名变为  m.7878xs.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