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侯门重生贵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1章 烫着了(1)

袁澄娘躺在屋里,上气不接下气,耳边听不到一点点声音,想坐起是半点力气都无,身下是她新婚时的拔步床。

她困难地眨了眨眼睛,隐隐地看到近前有人影,隔着纱帕看不真切,忽然间纱帐被掀开,入她眼帘是她的夫君蒋欢成,当朝大学士,有望入内阁,掀起纱帐的手修长纤细,是属于他的手,充斥着别样的力道。

然而对于袁澄娘来讲,见过最多的就是蒋欢成的冷脸,一点波动都没有。

她见过他对别人笑,他对别人笑得多欢,在她眼里就有多刺眼。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蒋欢成,似乎好像今天才看清她的夫君是什么样儿的人,冷心冷肺冷情,当年她还未及笄时就被他闪花了眼,费尽心思地嫁与他,还生了一儿一女,也没能得他什么不一样的眼神。

她的儿女都没成家,身上的病拖不起了,想想她自己这一生,短暂的一生过得真累,她盯着蒋欢成,嘴角不由得还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您高兴吧,夫君,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将人迎进来了。”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有力气说的这句话,心里头让还存着的一点儿妄念驱动,她还真是问出这么不合时宜的话,问出口,她又后悔了。

蒋欢成就站在她床前,屋里并没有别人,就连一直伺候在她身侧的大丫头紫藤也让他给赶了出去,屋子里全一片艳色,都是她惯常欢喜的颜色,衬得她脸色更黄,病歪歪,已经入了膏荒。

他的手放开了纱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上房。

袁澄娘眼看着他连个声都没出就转身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让她挣扎着从床里起来,还没有下得床,上半身就歪倒向脚踏处,她的喉咙底瞬间冲上来一股痒意,咳了一声,脚踏处已经染得暗红。

她快死了,真的,这次是真的。

她妄想得到蒋欢成的爱,现在终于得了报应。

她亲生的儿女都不理她,儿女都是由奶娘带大,跟她从小不亲近,就跟奶娘亲近;她的眼里,两个亲生的孩儿哪里比得蒋欢成一个眼神重要,只晓得围着他团团转,就盼着他的眼神能落在她身上,谁曾想,他哪怕有半点心呀,都不至于成这样子。

她如今冷了心,却晓得已经回天无力了。

她死了,上半身挂在床沿,下半身还在拔步床里,就这么可怜的死法,脚踏处尽是暗红的血,就连她的魂飞在空中,也为这样的画面而感到心惊,她死的无人知晓,不止蒋欢成不知道,就是儿女也不知道。

她想飘走。怎么也飘不走。

待得大清晨,她的屋里才进了人,大丫环紫藤,还是个姑娘家的打扮,瞧着岁数已经不小,袁澄娘飘在屋里,根本看不清贴身大丫环的表情,就听见紫藤哭得伤心,声音撕心裂肺般,听得她自己都想哭。

紫藤这么一哭,袁澄娘竟然飞出了上房,像是能飞得老高,飘呀飘呀的,飘起来老远,眼见着自己飘离了蒋家,回到自己未出阁时的闺房。

闺房还在,袁澄娘还看到年轻的紫藤,还有年轻的奶娘。

梳妆台上摆着她娘亲最爱的梳妆盒,袁澄娘只要跟她娘稍一提起,她就娘就能给她挑最好的东西,里面全是她娘给她的首饰,件件儿的都漂亮,惹得府里多少姐姐妹妹羡慕红了眼。

她飞着飞着,随着风飞着,飞到侯府里的后花园,那里边还有个小湖,就站着个粉雕王琢般的小娃娃,浅粉色的衣裙,衬得小小的娃儿更是娇娇的,脖子上戴着镶着红宝石的项圈儿,两小小的手从袖间伸出来,腕间的镯子更是闪闪发亮。

她张头张脑地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人,还伸手捂住嘴,笑了出来,往地上慢慢地一跪,两肉乎乎的小手还虔诚地阖在一起,“婶娘说我娘有了弟弟就不疼澄娘了,澄娘就不要这个弟弟了……”

她的面儿全是天真,却惊得飘在天上的袁澄娘出了身冷汗,她如今是魂儿,有出了冷汗的感觉,并没有真出一身冷汗。

那下面的人儿正是她,那会儿,她才六岁,是她袁澄娘。

“我不要弟弟了,娘就不疼我,有了弟弟更不疼我了。”袁澄娘对着湖面拜了拜,瞧着跟虔诚样,竟然就跳入了湖水里。

本站域名变为  m.7878xs.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