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侯门重生贵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5章 受累了

她这一问,就得来侯夫人一记眼风。

秦嬷嬷一脸的笑意,年轻时也就长得全眉全眼,要说多出众真没有,要是长得真出众,早就有更好的去处,也不至于当了侯夫人的陪房,她得了老夫人一记眼风,没半点不自在,赶着上前替侯夫人穿衣。

不愧是经久伺候侯夫人的人,到底是晓得侯夫人的喜好,挑了侯夫人最爱的缠枝暗纹,往侯夫人身上一穿,威严又慈祥的侯夫人样就来了个十足十,屋里的一众丫头们都是帮衬着秦嬷嬷将侯夫人伺候的体体贴贴。

秦嬷嬷边替侯夫人梳头边柔声细语地说着,看到乌丝中攒着的一两根白头发,都给小心翼翼地拔了往袖里一藏,“方才我那儿媳来同奴说,五姑娘在春来居竟是惊着了!”

侯夫人正眯着眼睛,任由秦嬷嬷动着头发,“可惜见的,都怪老身这身子骨,不然也早点把五娘给接回来。”

秦嬷嬷从大丫环明月手里递过来的首饰盒里挑过一支富丽堂皇的金钗,往老夫人盘好发髻间插上,将铜镜递到老夫人的面前,“老夫人慈爱,五姑娘得亏有老夫人疼着,老夫人这些日子身子骨不舒爽也是常惦记着五姑娘,都是五姑娘的福气。”

侯夫人睁开眼,往铜镜里一瞄,就笑啐道,“就你这张嘴,怪会讲话,怪会哄老身高兴,老身就盼着三房别怨老身才好。”

秦嬷嬷连忙叫冤,“真是冤死奴婢了,奴婢讲的都是实话,奴婢都觉得这都找不着老太太这般怜惜孙女的。”

侯夫人叹口气,似乎被触动了心事,“老身到是怜惜五姑娘沾了一身铜臭味,才替三房将五娘养在跟前,也不要他们记着我的好,别记我的恨就成了。”

秦嬷嬷一听这话就心定了,三房在侯夫人的眼里真不值当是什么名位上的人,也就是老夫人心善,还能留着这三房在侯府里打眼,等老侯爷两腿一撇,这侯府里哪还有三房落脚的地儿——

这便是她的倚仗,心下不免更得意了几分,要说来这三房还不如她在侯夫人面前有面子呢,“老夫人可是最最心善的,老奴跟着老夫人多年,还能不晓得老夫人的性情?老夫人可是天底下最最大贤良人!”

这话惹得老夫人啐她一口,“就你这张嘴,说得可花巧!”

不过,她面上一紧,绷着脸,“你去找定方师太过来给五娘瞧瞧,若是真受了惊,免不了叫师太收收魂。”

秦嬷嬷掩饰着嘴角的几分得意,将侯夫人的心揣摩了**成,“老夫人慈悲,五姑娘晓得老夫人这一片慈心,还不得铭感五内。打小儿起,五姑娘就在老夫人身边养着,老夫人待五姑娘如珠似宝的,老奴都看在眼里呢。”

侯夫人微叹气,“老身也不想叫她们母女俩骨肉分离,每每一想到三房那个出身商家,哪里能教得了我侯府的姑娘,也不得不狠心将五娘挪到老身这里,又得了三房的怨,总觉得老身想拿捏他们三房,一点儿都不体谅老身这一片苦心。”

说到这里,她似乎累了些。

秦嬷嬷可是晓得这位老夫人的性格与脾气,最喜欢表面滑,最喜欢听奉承话,侯夫人这么一说,她就跟着捧,“老夫人一片苦心哪,老奴时常替老夫人在心里叫屈,别人不明白老夫人这一片,老奴还能不明白?”

秦嬷嬷回侯夫人话的时候,屋里的一众丫头们就是插个话也是不敢的,生怕得了秦嬷嬷的打眼,秦嬷嬷那性子,她们可惹不得,惟有刚进得屋来的红莲,显得不卑不亢,颇有几分气度。

侯夫人感性地抓住秦嬷嬷的手,“落英呀,这府里也就你能明白老身的苦了。”

落英是秦嬷嬷未嫁时的名,是侯夫人还是姑娘时赐的名儿,不由得热泪涌出眼眶,连忙当着侯夫人的面,拿出绢帕擦拭着眼角,“老奴只恨不能为老夫人分忧,时时刻刻都心里难受着呢,老夫人都是为了五姑娘好,五姑娘托身在侯府里头,还能有老夫人这样最最慈心的祖母,那都是十八辈子积的福。”

侯夫人很受用,又吩咐着秦嬷嬷,“叫几个姐儿别来了,赶着这么早来,这年纪还小着呢得再睡会。”

四姐儿是侯府二老爷的嫡女,在府里排名第四,前头还有三位姑娘,都是侯夫人嫡嫡亲亲的孙女儿,跟五姑娘袁澄娘可大不一样,袁澄娘的亲爹没那个福份托身在侯夫人的肚子里,尽管袁澄娘是三房惟一的嫡女,还是在身份上差了一大截。

大姑娘袁瑞娘,大房嫡女,刚定了亲,定的是秦侯家的世子,如今都在锈嫁衣;二姑娘是大房庶女,府里大老爷所宠爱之李姨娘所生,自小在李姨娘身边;三姑娘是二房庶女,比二房嫡出的四姑娘年长一岁余,二奶奶是侯夫人内侄女,挺得侯夫人欢喜;五姑娘便是袁澄娘,她虽是嫡女,不过是庶子的嫡女,她下面还有六姑娘、七姑娘并八姑娘,七姑娘与八姑娘是双生姐妹,是府里四老爷所出嫡女,与袁澄娘的亲爹一样,四老爷也是庶子。

秦嬷嬷连忙奉承,伺候侯夫人多年,自然晓得侯夫人个喜好,“还是老太太心疼人,老奴这会儿就亲自去请定方师太。”

侯夫人眼皮子都不抬,“齐家的人不日回京,得把这事给弄好了,还有那蒋家的,也注意着点,省得让老侯爷说嘴。”

齐家,齐国公府,袁家这忠勇侯府是比不得的,侯夫人庶妹成齐国公三房的继妻,那庶妹在娘家惯爱做个狐媚样,侯夫人极为厌烦,偏庶妹攀了高枝,成了齐国三房的继妻,叫她心里更为厌烦。

到是蒋家没让侯夫人放在眼里,当年老姑太太嫁去蒋家,蒋家地处西北,离京城甚远,也就年节时有往来,蒋家在西北也是大族,老姑太太当年嫁去没两年就守了寡,如今蒋家到是来信,说老姑太太的孙子即将进京备考。

秦嬷嬷双手拢在身前,慢慢地退出房里来,侧头就见到她那个儿媳在外边儿侯着她,恭恭敬敬的样儿,她才满意,“等会若是老太太问起,仔细你的皮。”

秦妈妈能当秦嬷嬷的儿媳,自然不是缺那点眼色,“儿媳晓得了,娘可受累了。”

秦嬷嬷心里很受用,阖府的婆子都没有她在侯夫人面前得意,这样的脸面她是头一份,“我们当奴婢的,凡事都得为主子分忧,哪里当得一个累字?”

本站域名变为  m.7878xs.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