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侯门重生贵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188章 这次的机会再不能失去(1)

袁澄明被他阿姐一说,这头就便低了,双手到是紧紧地搂住袁澄娘,固执地道:“要阿姐抱,要阿姐抱!”

真是让袁澄娘对他无话可说,索性凑近他的胖脸蛋,“让李妈妈给你洗手净面,待会儿,我们跟爹娘一块儿用朝食,可好?”

袁澄明看向三奶奶傅氏,就有点儿害羞,悄悄地又看一眼三奶奶傅氏,又悄悄儿地收回视线,见得三奶奶傅氏对上他的视线,他的脸蛋儿就红了,“娘亲……”他唤道。

三奶奶傅氏听得这一声,就上前将他自袁澄娘怀里抱过来,还真是有些小份量了,她在心里想着,得在吃方面控制一下这三哥儿了,“三哥儿,待会要去庄子上,你可喜欢?”

袁澄明一愣,看向他阿姐袁澄娘,见得他阿姐点点头,他才动了动嘴唇,“儿子喜欢的,儿子想要去庄子上抓鱼,抓鱼!”

说到这里,他差点扭动胖胖的身子,满心的欢喜。

三奶奶傅氏自是知道那庄子上有鱼塘,只是这入了冬,鱼塘里还能有鱼?她望向袁澄娘,见袁澄娘冲她眨了眨眼睛,她就心里有数了,“就依我们三哥儿的,可好?”

袁澄明高兴的都要找不北了,就是朝食也比平日多用了些。

待用完朝食后,袁三爷亲自将傅氏连同一对儿女送去庄子上,目送他们一行三人进了庄子,他才掉转马车,回了梧桐巷的宅子。他不再是生活在侯府阴暗角落里的稚子,如今的他有妻有子有女,自是要处处为自己的小家打算一番,何氏已经没了,他再不能失去如今的家。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机会,这次的机会再不能失去。

三奶奶傅氏再次走入这庄子,第一件事便去拜访了何老太太,何老太太因这天儿特别的怕冷,这一点上袁澄娘也是如此,幸得这庄子最不缺的便是烧热的炕,让何老太太入京经冬的日子不会太难受,这入得屋里,一股子暖意就扑面而来,何老太太睡得十分惬意。

何老太太听闻是傅氏过来,就让人着手替她收拾起来,她并非未见过傅氏,只是因着心里头的那点执念,让她并不想在傅氏面前失去任何颜面,瞧着这傅氏牵着她女儿留下的一对儿女进来,何老太太的眼角悄悄地涌上一点儿湿意。

然而,她却悄悄地将湿意压下去,不想让傅氏察觉到她的心绪,面上满是笑意。

三奶奶傅氏生怕这对儿女怕冷,本是抱着三哥儿袁澄明进来,只是袁澄明自认他大了,非不让三奶奶傅氏抱着,而是迈着小胖腿,紧紧地跟着三奶奶傅氏。

此时,他见着外祖母,便上前脆生生地道:“外祖母!”

听得何老太太差点落了泪,她连忙拿着帕子掩饰了一番,亲自去扶袁澄明,许是太激动的缘故,她竟然往前倾,未等袁澄娘动手,三奶奶傅氏已经放开身边这一对儿女的小手,将何老太太扶住。

顾妈妈正自屋里出来,见得何老太太差点儿出了点意外,不由脸色微白,“老太太?”

何老太太就着傅氏的手坐回去,心里的念头已经转了一转,对傅氏也稍微改观了些,另一边是也跟着上来相扶的外孙女袁澄娘,见得这外孙女也是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这心里头的那口气就跟着歇了些,好像一下子就平静了。

她的女儿没有了,这双儿女实是需要娘亲的照顾,而以她多年看的眼光,着实不会太走眼。何老太太微闭眼,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一片清明,甚至瞧向三奶奶傅氏都多了些慈爱之色,“都坐,都坐,都坐下,这么冷的天,这么早儿的过来,还不若近午时过来才好,也省得你们娘仨人着寒了。”

三奶奶傅氏正在何老太太下首,闻言说道:“老太太,夜里睡得可好?”

何老太太点点头,“睡得挺好,这一夜连个梦都没有,老婆子我以前进过京,到是没在冬日里进过京,来之前还想着是不是会太冷,只是这会儿我到觉得这京城比江南那入骨的湿冷要好了些。”

三奶奶傅氏笑着,娇柔的面容,透着一种难言的温柔,“老太太说的是,我还小时就跟着父亲住在京城,几乎都要忘了这江南的冬天有多冷入骨了,前些日子待在扬州,真是巴不得早些儿的回了京呢。”

何老太太身前搂着外孙子袁澄明,瞧着才几日不见又似乎胖了些的外孙子,让她不由得就多瞧了几眼,手到是指指袁澄娘起来,“五娘随我,也是怕冷,女孩家总要护着自个的身子,你也是,如今呀,更得要好好地护着自个的身子才是。”

三奶奶傅氏忙道:“多谢老太太提点。”

何老太太见她并不摆架子,也没有瞧不起商家人的意思,这心里就妥帖得很,与傅氏就聊起家常来,这一聊便聊得极好,袁澄娘则是带着袁澄明出去在庄子上走走。

这在庄子过的日子似乎过得非常快,范国舅家的帖子早就下了,三奶奶傅氏虽是有些不乐意前往范家,可自她父亲傅冲先生那边遗传过来的血缘关系,她只能前往范家,不光她一个人去,而且是还得让袁三爷与一对儿女一道儿过去,美名其曰为“认亲”。

三奶奶傅氏还真不太乐意认这门亲,只是血缘摆在那里,她不得不认,这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明知道她并不能生育子女,还要将她许给二皇子,谁都知道不能生育子女的正妃还能有什么将来可说更何况她那位从未见过一面的皇后姑母还育有嫡子,这二皇子只是养在她跟前。

因得这事,三奶奶傅氏对范家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感,也难以起有什么好感。

且那府里的老太太,又不是她亲祖母,那老太太是范国丈和离后续娶的妻子,她到是见过一次,那样子到是跟忠勇侯府里的侯夫人有几分相像,到不是说长得像,而是那种感觉,抿着嘴,一脸的严肃样,真有些十足十。

只是,范家亲下的帖子,她也不得不去。

这一早,袁三爷就过来接傅氏及一对儿女,来得庄子上,先是给何老太太请安,又在何老太太屋里稍坐了一会儿才出来,手里头竟然还拿着几个盒子,那盒子外头是锦缎包着,显得有些特别。

三奶奶傅氏迎着袁三爷进来,还未说话,就见着袁三爷将手里的盒子递了过来,她微惊,“这些是何物?”

袁三爷将东西放在桌上,“是岳母给的东西,不光给你,五娘姐弟们都有。”

三奶奶傅氏这才打开盒子一看,入眼的便是瞧着就是价值不菲的首饰,她眼底映着这些首饰,颇有些不淡定起来,“这是老太太送的老太太缘何要送这些?”

袁三爷知道岳母的性子,最不耐烦跟人推来推去,要是傅氏真过去将东西推回去,不知道岳母会不会生气呢。他自是劝了傅氏,“岳母个性子是喜欢爽直人,她给的东西,你就留下,千万别推回去,不然她可得生气。”

傅氏并不是没见过好东西,只是这些东西太名贵,她哪里敢接,“那如何是好,妾身还真是有些惶恐,老太太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袁三爷安抚她,“你别多想,这是老太太的心意,你若是觉得这些东西烫手,就将东西都给了五娘便是。”

傅氏觉得这个办法好。

三奶奶傅氏亲自将这些首饰都让明月送到袁澄娘的屋里,袁澄娘让紫藤亲去送明月到外头,才慢慢地打开这些由锦缎包着的盒子,这一看,她都有点儿惊,不止是这些首饰的精致及名贵,而是这些首饰都无不一刻着字号:何。

这是外祖母的东西。

袁澄娘一下子明白过来,许是外祖母将东西给了母亲三奶奶傅氏,而三奶奶傅氏又将这些东西给了她,她完全可以预估到这些首饰的价值,而母亲三奶奶傅氏没有一点儿私心的让人将东西送过来,又一次让袁澄娘心里头有些发慌。

她的重生是不是影响了母亲傅氏本该尊贵的路,她本该是二皇子妃,高高在上,而如今却囿于后院成为侯府庶子的续弦妻子?才这么一想,她就觉得只能待傅氏更好些,才能让她的心也跟着安定些。

她一贯是个自私的人,可傅氏待她好,让她免不了有些患得患失,甚至还有些愧疚。

而这些事,三奶奶傅氏并不知道,她今儿个收拾好后就到袁澄娘屋里,亲自为袁澄娘梳了头,瞧着铜镜里凑在一块儿的两张脸,都是一脸舒坦的笑意。因着三哥儿袁澄明还小,三奶奶傅氏就留下李妈妈并几个丫鬟,让她们好好地照顾好这三哥儿,不光有仆妇,还有更重要的人,那便是何老太太。

三奶奶傅氏离得庄子之前,亲自将三哥儿袁澄明送到何老太太的院子里,让何老太太高兴不已。

何老太太惟一的想法便是这惟一女儿留下的一双子女,千万别跟她生分了才好,与傅氏合乐,她也赞成,毕竟她自己年纪渐长了,如何还能有精力教养他们姐弟,就盼着傅氏这心地儿一贯的好,她也能放心地将这双儿女在傅氏手里。

本站域名变为  m.7878xs.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