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侯门重生贵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187章 她就当没看见(1)

三奶奶傅氏哪里不记得这事,她是一时关心乱了脑袋,“你睡了都快两时辰,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嘴上问着,心里头还在想京里哪位大夫适合给五娘这般年纪的小姑娘看病。

有病看病,没病看大夫也可以护着些自己的身体。

袁澄娘还真没发现自己睡了这么久,这往窗口那一看,这天色是暗了不来,不由露出羞赧的表情来,“女儿让爹爹与娘亲担心了,今儿个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一睡便过头了。”

袁三爷也说道:“这几日不如跟你娘去庄子上小住,待得春闱过了,我去接你们母女俩可好?”

这话最得袁澄娘的心意,到不是她不想回梧桐巷,而这一回,她便有些头疼,并不是什么中毒的迹象,着实是她不喜欢跟人来往——只是,这袁三爷话一说完,就让袁澄娘更高兴了些,不过她看向三奶奶傅氏,“阿娘,您要去庄子上吗?女儿去庄子上陪陪外祖母,您就跟不用去庄子上了,阿弟这边哪里离得了阿娘?”

她不动声色地就改了称呼,并没有那种特别气氛坏的感觉。

袁三爷听得女儿这么乖巧,心里头更是觉得愧疚,“你阿娘都去,跟你们姐弟俩一块儿去,可好?”

三奶奶傅氏也觉得该如此,拉起袁澄娘的手,觉得她的手太小,小得叫她心里的怜爱不由得又多了几分,“五娘,听你爹爹的话,我们娘仨一块儿去,就在庄子上住几天,待你爹春闱之前我们去送送他可好?”

袁澄娘这一听,也就同意了,“好的,娘亲。”

这一定下来,三奶奶傅氏就吩咐起来,将必要的东西带一带,庄子上东西齐全得很,并不动感需要备太多东西,算是轻装简从,只是他们娘仨的轻装简从也是装了好几大箱子,就待得明儿一早就出发去得庄子上。

夕食,一家四口都一道儿吃,才四个人,并没有那许多讲究,菜到是摆了一桌子,都是三奶奶傅氏亲自吩咐厨下做的,最小的袁澄明也自己吃起饭来,吃得有模有样,时不时地还要顾着他一些因他实在是爱吃肉,一块儿地往嘴里,没嚼几下就咽了下去,吃得津津有味——

但瞧他个小胖墩的样子,三奶奶傅氏有意地让他多吃些别的,瞧瞧袁澄明个小胖墩,还是听话地吃了些别的,可那粉团一样的胖脸蛋儿就只差皱成一团了,看得袁澄娘忍不住要发笑。

似乎察觉到阿姐的动作,袁澄明撅了撅嘴,将碗里的菜夹到袁澄娘碗里,还很客气道:“阿姐,吃。”

袁澄娘一愣,又更乐,将这菜都吃到嘴里,她到是不怎么挑食,在侯府被关的那些年里,她确实于吃上都没有什么要求了,能入嘴就成,“乖啦,再吃一点儿。”她恶趣味地又夹了炒得绿油油的小青菜到袁澄明的碗里,惹来袁澄明一记委屈的眼神,她就当没看见。

袁澄明苦着脸,又看看袁三爷,又看看三奶奶傅氏,见谁都是没把他这边的事当回事,不由硬着头皮将这色的菜送入嘴里,这一嚼,他觉得自己就跟家里头拉车的马儿一样,都是吃草的。

袁澄娘乐得想笑,又使劲儿地憋着,待得一家子夕食都用完了,她才忍不住地大笑出声,不仅大笑出声,还拉着袁澄明的小胖手,夸起他来,“阿弟真厉害,能吃这么多了,也不挑食,阿姐跟你这么小的时候还挑食呢,那侯府里的老太太就偏着我呢,什么事儿都偏着我,好像我是老太太最疼的孙女似的。”

袁三爷自是知道这一回事,只是当年于女儿的教养上,他与何氏是半点插不上手,每每女儿回到三房,侯夫人都是让人陪着女儿回来,就是同女儿说些悄悄话都不能。这些儿还是事小,更重要的是何氏教了女儿,那边儿的侯夫人就要使人过来训斥,训斥的内容无非也就是那么几样,不就是说何氏当娘不行,不晓得女儿家要娇养。

侯夫人哪里是要娇养他这个庶子的女儿,分明是想捧杀了他的女儿。

袁澄明还不太理解这话儿,疑惑道:“老太太是祖母?

袁澄娘一点他的额头,笑眯眯地纠正他,“是老太太。”

三奶奶傅氏婚前是未与忠勇侯府打过交道,但也听说过一点儿忠勇侯府的事,知道袁三爷过得不易,大家族里的庶子盼着平安长大已经件幸事,如何还能有别的要求!三奶奶傅氏想得更远些,那些个有庶子女的家,何苦为难这些庶子女,要是自丈夫不纳小不睡姨娘通房,还能有庶子女?

她看向袁澄娘的眼神充满了爱怜,也点了点头,对袁澄明道,“是老太太。”嫡母捧杀庶子女,这事儿并不鲜风,便如秦侯府一般,那秦侯夫人不也是对秦侯三公子也是有求必应。只是聪明人对这事都是嗤之以鼻,秦侯夫人又不是没有亲生的儿子,这般捧起秦侯三公子,又岂是对秦侯三公子?

就如这侯府的老太太,更是

袁三爷也跟着点头,“对,是老太太。”

他从名份上得认侯夫人为母亲,只是这心里憋屈得紧,难道是他愿意被生在这乱糟糟的忠勇侯府,侯夫人不敢去怪老忠勇侯爷,到是怪起他来,大抵都是柿子挑软的捏的缘故。

袁澄明似乎听懂这了打暗号一般的说辞,也跟着露出笑脸来,重复了一次,“是老太太。”

袁澄娘点点头,“真乖。”

袁澄明到底是孩子心性,“蒋表哥呢,怎么不在我们家?”

袁澄娘面上一滞,这点细微的动作并没有逃过三奶奶傅氏的观察,她心里头又疑惑起来,先前她担心了一回,五娘这一醒又跟没事人一样,这才让她更担心,生怕五娘的事都在心里头,这心里头太能存事也不太好,容易郁结于心。

她小时候因着身子骨不太好,吃药就跟吃饭一样频繁,到最后她都受不了那药味,可又不敢同父母说,还是喝着药,只是那药一端到面前,她就吐,肚子里是半点都经不得药味。这一吐起来,药都没喝进,她的身子骨就更往坏的方向走了。

她就怕五娘这些心里也存了事,便让袁澄娘姐弟先回了屋,她则与袁三爷道,“我瞧着提起子沾时,五娘有些儿不对。”

袁三爷一听,面上就有点急,“有这事?”

三奶奶傅氏怕他急了,连忙道:“可我又细问了伺候五娘的丫鬟们,也没见有什么不对劲,子沾待她有如亲生妹妹一般,素日里五娘也是挺敬着这位表哥。”

袁三爷这才收了面上的急色,“我待子沾也亲儿子一般,他自然待五娘如亲生妹妹一般,且我们五娘还小呢,你说说五娘有什么个不对劲的样儿?”

三奶奶傅氏仔细地回味了一下当时袁澄娘的神色,“到不是有什么失态的地方,我也就瞧着五娘这面子稍稍一滞罢了,到也没有流露出欢喜或讨厌的神色来,这有些不对儿,子沾待五娘如亲妹,提起这子沾,五娘欢喜或讨厌的神色都没有,挺叫我心里头没底。”

欢喜便欢喜,讨厌便讨厌,按着袁澄娘的性子当是如此,只是她并未如此,这才让三奶奶傅氏生怕这中间有什么因由,“三爷,您觉着?”

袁三爷这才从头回味起来,从子沾初入侯府一直到现在,好像女儿就与子沾只是面子情,他细细想来,好像真是那么个回事,女儿于子沾之人上面好像是淡淡的,难不成这与女儿做的那个梦有关?他微想了下还是决定将事儿跟傅氏一说,“当年五娘落水后就懂事多了,实是因着她被吓着了。”

三奶奶傅氏心下微有疑惑,“这小孩子落水,如何能不被吓着?”

袁三爷这才道:“五娘后来跟我说过,她做了个噩梦,梦见她娘何氏流了孩子,人也跟着没有了,她被这事给吓着了,以至于有一段时间老是守着她娘何氏……”

三奶奶傅氏诧异地睁圆了一双美目,又替袁澄娘心疼起来,“如何做得这样的梦?她如何受得了?三爷,我们五娘如何受得了这些?”梦见亲娘没了,一直就防着,然后这亲娘还是没了,这是怎么样的打击!

袁三爷想起这些事,不由悲从中来,面对着新婚妻子,他不由眼里含了湿意,“都是我的过错,我并未留心这些事,一点都没留心,何氏走了,还要她来劝我……”声音带了些话哽咽。

三奶奶傅氏拍拍他的肩膀,“三爷,您不必太自责,五娘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更懂事,只是不能因着五娘太懂事,我们就能撒手了,我们得对五娘更好些,三爷,您觉得妾身这话说的是这个理不?”

袁三爷点点头,“是这个理儿。”难掩眼里的愧疚之色,他为人父,竟然不如新婚妻子看得透。

三奶奶傅氏是个护短的人,她疼袁澄娘,自然是要疼到底,到底是提醒起袁三爷来,“那五娘可有说起过那梦里还有别的事?”

袁三爷摇摇头,“再没了,五娘也说就一梦,后来就再没梦见过。”

本站域名变为  m.7878xs.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