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侯门重生贵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189章 露出略略慈祥的眼神(1)

她几次给齐三夫人递过帖子,都未得到齐三夫人的半句话。

如今她思来想去都没得半点办法,就盼着这承恩公府的寿宴,没想到是将人给得罪了一回。她心下微有忐忑,还是撑着架子跟外头候着的人等了小半个时辰才进了承恩公府的大门。

承恩公府大门深重,一进去便有几分深似海的感觉。

而袁三爷一家子人则是由陈大管家亲自领着往里面走,待得至垂花门前,他便止了步,让承恩公夫人面前最得脸的李嬷嬷将袁三爷一家子再往里引,向来有几分自矜的李妈妈收起了身上的骄矜之态,眉眼间都平和了许多,不时与袁三爷一家介绍着这承恩公府的处处,只是她口气中到是难掩几分自得。

袁三爷与妻子傅氏并没有露出反感的神色,听着李嬷嬷自夸的话,来到承恩公夫人的荣庆堂。

因着是承恩公夫人的寿宴,不光是荣庆堂,这承恩公府上下都是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这份喜气,也让承恩公府上下更是打足了十二分的精神,务必将承恩公夫人的寿宴办得尽善尽美。

承恩公夫人身着豆青缎子滚边玄色底子绣金纹样镶领绛紫团花缎面对襟披风,里面是象牙色交领中衣,配着的是棕绿云纹缕金缎面裙门黄栌马面裙,头上戴着一面抹额,那抹额中间还镶着硕大的玉石,那玉石色泽纯净,成色最为睡上乘。

她坐在荣庆堂最中间,摆足了承恩公夫人的派头,听得外面李嬷嬷的声音,她就示意身边的大丫鬟将人请进来,待见到傅冲的女儿傅莺时,她露出略略慈祥的眼神。

这一边,她跟前伺候的丫鬟,便在她身前摆上垫子。李妈妈瞄一眼这垫子,便凑到跟前说:“姑娘,老太太等了你许久呢,一直盼着姑娘来呢,如今姑娘可来了,还不快给老太太见礼?”

傅氏脸上带着浅笑,并未在垫子上跪下,仅仅是福身一行礼,“见过老太太。”

这简单的行礼,虽是行了礼,但并未行大礼,让承恩公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只是她未开口,这边上的李妈妈便皮笑肉不笑道:“姑娘是老太太的孙女,这礼数上恐怕……”

“李妈妈,姑娘可是过来老太太这边了?大夫人让奴婢在外头迎候,只是未曾迎到人,听闻是让李妈妈给引过来了?”

李妈妈声音未落,便让另一道声音打断了,那个声音里透着爽直的劲道,自外边走进来,脸上带着笑意,身上穿着绸缎做成的裱子,瞧着是个很有体面的妇人,过来看也未看这地上摆着的垫子,就朝承恩公夫人福行请安,凑趣道:“老太太,姑娘见过老太太了,大夫人那边儿等着呢,想见姑娘呢,可否让奴婢带姑娘过去?”

她这一说,承恩公夫人虽是脸色不好看,还是点头同意了。

这妈妈便热情地朝着三奶奶傅氏与袁三爷道:“奴婢见过姑娘,见过姑爷,见过表姑娘,请随奴婢去得大夫人跟前,大夫人就盼着见姑娘姑爷还有表姑娘呢。”

她这边热情,三奶奶傅氏依旧相当谨慎,并未让她的热情就给恍了眼,而是不卑不亢道:“请这位妈妈前面引路,我与三爷过来自是要拜见大伯母。”

这一听“大伯母”三个字,承恩公夫人眼底就暗了几分,却是没说什么,挥手让他们走。

那妈妈更是热情了些,引着傅氏一家三口往外头走,往承恩公府上的大夫人李氏那边过去,那李氏的丈夫是承恩公长子范诚是傅氏之父傅冲长兄,而这是承恩公夫人是承恩公后续娶的夫人,这亲疏关系立下就分晓了。

但傅氏并没有因着这大夫人李氏使人过来截糊便对大夫人李氏而有丝毫的好感,她并不是那种偏听偏信的人,也不会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这位大夫人李氏的心思,她确实没想对这位承恩公夫人行大礼,父亲傅冲早就与这承恩公府毫无半点干系,只是因着这点血缘关系,她着实拒不了这承恩公府下的帖。

承恩公夫人,外头人不知情,是可称一声“承恩公夫人”,只是还有些知情人深知这中间的事,承恩公府并未为这续弦的夫人请封,颇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之意,她只是范家的老太太,并非当得起“承恩公夫人”这尊号。而傅氏却是自从母亲傅夫人嘴里听说过这范家的事,也更知道这些当年的事,这范家的老太太想在她面前摆个“祖母”的架子,也得看认不认这个“祖母”。

她的祖母还在江南好好儿地生活着呢,这范家老太太真是……

傅氏看向袁三爷,袁三爷回她一眼,让她安心下来,手将袁澄娘的手紧紧地牵在手里。

袁澄娘惯做个听话的小姑娘,不该她说话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该她请安的时候,她也跟着父母一块儿请安,这点礼节她还是懂的。

傅氏看向那位由大夫人李氏派过来的妈妈,“妈妈贵姓?”

那位妈妈立即露出不胜荣幸的表情来,“不敢当得贵字,奴婢当家的姓徐,姑娘叫我一声徐妈妈就行。”

傅氏从善如流,“徐妈妈。”

徐妈妈立即应了声,双手拢在袖子里,“姑娘,都是奴婢的不是,临时让事儿给拖住了步子,不然哪里能让李妈妈将姑娘您给迎过去,老太太一直就惦记着宫里的大姑娘呢,见着姑娘来了,就自是将姑娘当成大姑娘一般……”

傅氏眼露疑惑之色,“大姑娘?”

徐妈妈迫不及待地道:“咱们府上的大姑娘便是如今的呀。”她说话间就多了些得意的神色,更连些许骄矜之色也带了些许出来,她却是浑若未觉般。

傅氏心里头早就猜到是宫里的那位,对徐妈妈的话,也就听之一笑。

有些人说话,并不需要别人的意见,而是需要别人的奉承与倾听,当然,奉承更重要些。

徐妈妈将这话一讲,还以为会从年轻的妇人身上听到奉承的话,没想到新婚妇人居然面若常色,连半点艳羡的神色都没有,让她不由抬高了下巴,打从心底里看不起这名闻天下傅先生的女儿。果然不是在承恩公府里长大,一点都没见过世面。

傅氏并不知她这种无谓的态度,让徐妈妈将她误以为没见过世面的人,心里头对宫里的并不感冒,她身受其父傅冲的教导,这见识自然不一般。

徐妈妈迎着她们去了大夫人李氏面前,这李氏面前不光她一人,比起范家老太太那厢显得有些冷清的样子,这边儿大夫人李氏的面前,不光范家各房的妇人都在,还有在京中有脸面的贵妇们,都凑在大夫人李氏面前,奉承着这位大夫人。

只见这位大夫人深红色褙子,端庄大方地坐在正中间,听着奉承的话,面上漾着恰到好处的笑意。见得被徐妈妈请进来的傅氏一家,她眼里便充满了慈爱,连忙朝傅氏招手,“可是莺儿,是莺儿?莺儿快过来大伯母这边。”

她这一说话,屋里人都齐齐地看向傅氏一家子。

傅氏的面孔还有点生,认得她的人不多,且傅冲傅先生并不与这些勋贵之家来往,傅莺自然是她们眼里的生面孔,个个瞧向她的眼里都流露出了些许疑惑之色。她们中到是有些人认得袁三爷,这位忠勇侯府的庶子,这上间便有齐国公府三夫人,这么一联系,也让人联系出来傅氏的身份,只是这傅氏不知因何得到大夫人的热情相迎,让她们都是羡慕且嫉妒。

范大夫人李氏早就掌了承恩公府的中馈,阖府上唯她的话管用,那范家老太太,平日里就是个面子情。她脸上未见有皱纹,雍容华贵,“莺儿?”傅氏与袁三爷还有袁澄娘一块儿上前。

“莺儿拜见大伯母。”

“袁三拜见大伯母。”

“五娘拜伯祖母。”

乍一听范大夫人李氏自称“大伯母”,好多人都以为她是自谦的说法,没想到这会儿这一家子真依“大伯母”这称呼朝范大夫人李氏行礼,还是行的大礼,由范大夫人李氏亲自上前相扶,将他们一家子都给扶起来。

这举动,便是齐国公府三夫人都觉得范大夫人李氏的举动有些过了,她连忙上前凑趣道,“这便是我那三外甥媳妇?我还是头次见呢,大夫人,能容我仔细儿瞧瞧我这外甥媳妇?”

她这一说,在场的人都知道了这对夫妻的身份,不由得都张目起来。傅冲先生的名头,她们哪里没有听闻过,初听此事,她们哪个不觉着这忠勇侯府的庶子捡了个自天上掉下来的金疙瘩!

范大夫人李氏嗔她一眼,“行呀,就让你瞧瞧。”

齐国公府三夫人这才站起来,上前两步,将傅氏从头到脚地都打量了一遍,面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不由夸赞起来,“真俊,大夫人,我这外甥媳妇真是俊,老三,你可真是有福气,有福气极了。”

本站域名变为  m.7878xs.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